近期连续拜读了几篇同行的大作,集中在利率和汇率问题上,大家结论似乎有争议,而且也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法。纠结的问题只有一个:稳汇率的前提下,核心在于要不要货币宽松?

情形一:如果不宽松,去产能、稳经济都实现不了,通缩背景下实际是抬升了利率成本,后面如果引发债务危机,将加剧贬值压力,而且资本自由流动下,流出压力更大,所以要宽松。

情形二:如果宽松,去产能、稳经济有可能实现(实现是最好结果,也可能实现不了,这有不确定性),那资本流出会加剧,央行要不要资本管制(小川讲话似乎对这点也没太大可能),但这将使人民币国际化前期成果付诸东流,而且宽松与央行1月22日座谈会传递的信息似乎不符。

过去811和年初汇改的做法似乎是:想要宽货币(811汇改后确实宽了,但年初有摇摆),但又不进行资本管制,仅靠政府预期管理来实现汇率稳定(目前似乎更多是这种手段),有短效,但解决不了中期问题,而且一旦汇率再次贬值,可能会对央行公信力产生巨大冲击,也为后续的维稳成本带来更大压力(年初这次就是最典型的体现,香港和离岸市场压力山大)。

从目前克强总理和小川传递的信号看:汇率短期应该是要稳一稳(至少预期层面先稳住),但货币会不会宽,资本管制做不做,现在不好说(从小川讲话看,汇改“方向明确但不求直线前进”,估计会牺牲汇改和国际化步伐,为货币宽松让位)。而且如果全球都宽松,将对中国是喘息之机(当前的阶段),稳汇率的同时也能借机宽松,且不对汇率产生太大影响,这是最好的结果,对市场也是最好的阶段,后面汇率能不能稳住要看经济有没有效果,进而带来支撑。如果全球尤其美国再起加息预期,那对人民币还是挑战,又回到不可能三角的选择问题,目前来看,央行似乎还没有给出完美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