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证券市场呆了十多年,有个问题一直没有想明白,为什么股市大跌之后,我们的大脑明明知道股票非常便宜,但是我们就是迟迟不能出手买入呢?


我进入证券市场后,经历了两轮大牛市到大熊市。所有人都知道,在股市要赚大钱,一定要低买高卖,也就是说,要在大熊市里大量买入,在大牛市大量卖出。可是事实上正好相反,投资者往往是高买低卖,在大牛市大量买入,在大熊市里大量卖出。业余投资者如此,专业投资者也是如此。


这种现象只有一个解释,大跌之后非常恐惧,不敢买入,这是人类的本能反应。要成为战胜市场的投资大师,你必须首先战胜自己。


第一,事实:大跌更便宜却没人买。


大跌之后股票变得便宜多了,业余和专业投资者都不敢大量买入,甚至卖出减仓。巴菲特早在1979年就发现了这个现象:


“1972年道琼斯指数每股收益为67.11美元,按照其时每股账面价值计算净资产收益率为11%,当年道琼斯指数年底收盘于1020点,养老金经理人纷纷争抢着快速买入股票。……养老金这两年争先恐后大量买入股票投资,导致养老金总资产中股票投资占的比例从61%上升到74%,这创下了历史最高纪录,这和道琼斯指数创出历史新高几乎完全同步。投资经理人在买入股票时支付的价格越高,他们对股票的感觉越好。”


“1978年,由于道琼斯指数大多数时候都处于账面价值之下,所以股票的估值水平远远要比以前合理得多。然而,1978年养老金投资于股票的净资金比例仅占9%,创下了历史新低。”


兹威格在《Your Money & Your Brain》书中发现同样的现象再次重演:


1987年10月19日,美国股市大跌23%,超过了1929年10月29日黑色星期二股市大崩盘的历史上单日最大跌幅。这次突如其来的大幅暴跌,事后也找不到理由可以解释,让投资者内心长期充满极度恐惧感。1988年,美国投资者卖出的股票基金份额超过买入的基金份额150亿美元,直到1991年,投资者股票基金的净买入额才回复到大崩盘之前的水平。


即使是那些所谓的专业投资者也同样惊慌失措:直到1990年年底,股票基金经理几乎每个月都至少把总资产的10%以最安全的现金形式来持有,而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席位的价值直到1994年才恢复到大崩盘之前的水平。1987年秋天的黑色星期一绝对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日子,这一次暴跌竟让数以百万的投资者在此后3年都行为错乱。


我们先来看看中国的基金投资者。2007年股市大涨,股票基金份额一年从2200亿份暴涨到10418亿份,1万多亿资金高位套牢。2008年上证指数一年暴跌2/3以上,但基金份额基本不变,考虑到当年股票基金发行新增452亿份,基民们不但没有趁机大量低位买入,还卖出了500亿份。


我们再来看看中国的基金经理。2010年8月2日《第一财经日报》发表文章《基金反向指标是怎样炼成的》称,根据财汇资讯统计数据,2007年基金仓位一直维持在77%以上。2007年10月上证指数创出历史最高达到6124点,基金仓位三季度和四季度都达到80%以上,创出历史高位。2008年股市开始一路下跌,10月28日最低跌至1664点,基金仓位也逐步下降,四个季度分别是75.33%、71.78%、68.50%和68.81%,跌近历史最低水平。


第二,解释:大跌后恐惧卖出是本能反应。


如果说,业余投资者,不专业,没有经验,在大跌后惊惶失措,明知便宜也不敢大量买入,很正常。那么专业投资者为什么也是这样呢?


看了一些投资心理学的书籍才明白,业余投资者与专业投资者都是人,面对大牛市股市大涨,本能反应会贪婪地买入,但面对大熊市股市大跌,本能反应会恐惧地卖出。


我们大脑深处,和耳朵顶部平齐的地方,大脑颞叶内侧左右对称分布的两个形似杏仁的神经元聚集组织,叫做杏仁体。研究普遍认为,大脑杏仁体是恐惧记忆建立的神经中枢,激起我们愤怒、焦躁、惊恐等情绪反应。杏仁体反应速度快到只有12毫秒,比你眨眼速度还快25倍。看到恐惧的现象,杏仁体会马上反应。仅仅是想到会出现恐惧的现象,杏仁体也会马上反应。


股市暴跌,如同大地震,如同大雪崩,所有人都会本能地感到恐惧。害怕更大的地震,更多的雪崩,也是连锁反应,这会让我们像本能地躲避到安全的地方一样,卖出危险的股票,持有最安全的现金,是这种情形下让人感觉最安全的情绪反应。


第三,反思:战胜市场首先要战胜自己。


生活中我们总是跟着感觉走,但投资中有时要反着感觉走。大师之所以能够战胜市场,首先是能够战胜自己,听从于理性,而不是盲从于本能和直觉。
著名基金经理Brian Posner在富达基金公司和莱格梅森基金公司工作过,兹威格曾经问过他是如何感觉到一只股票能赚大钱的呢?他回答说:“如果一只股票让我感觉到我很想抛掉它,我就可以非常确定这只股票会是一笔非常好的投资。”


同样,戴维斯基金公司的克里斯托弗·戴维斯也是学会了在自己感觉“吓得要死”的时候去投资,他解释说:“感觉到的风险程度越高会把股价打压得更低,反而降低了真正的投资风险。我们喜欢悲观主义产生的低股价。”


巴菲特一再重复他的投资成功秘诀只有一句话:在别人贪婪时恐惧,在别人恐惧时贪婪。


巴菲特说过,股票投资最重要的不是卖得好,而是买得好。只要你买得足够便宜,基本什么时候卖都可以,都赚钱,只有赚多赚少的区别。但是你买的价格过高,卖的时机不好,很可能就是赚钱与亏钱的区别了。毫无疑问,最好的买入时机,就是暴跌之后。巴菲特说:“我总是在一片恐惧中开始寻找。如果我发现一些看起来很有吸引力的投资目标,我就会开始贪婪地买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