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首席经济师祝宝良接受南华早报独家专访时表示,2016年中国货币信贷环境将相当宽松,但中国的经济增速将进一步放缓。

祝宝良指,今年货币供应增长目标将设定在13%,新增信贷也有望达12万亿规模,由此确保经济增速稳定在6.5%以上并避免任何形式的银行、债券或货币危机。

但他表示,由于宽松政策对经济刺激的作用在不断递减,因此即便是信贷宽松,经济增速仍将继续下滑。

祝宝良说:“2016年的增速目标定在6.5%到7%,但实际增速会更接近6.5%而不是7%。”

按照他的预测,2017年中国经济增速将下滑至6%,而增速触底反弹最早也要等到2018年初。

祝宝良研究中国经济已近30年,而且是国家政策制定者提供建议和咨询。

他也提到,中国今年的财政赤字预算将会达到GDP的3%,另有至少5万亿人民币的地方债置换。

本月,内地媒体曾报道指,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说,中国将2016年的增速目标定在6.5%到7%之间。下月初的全国人大会议上,总理李克强将正式宣布经济增长、货币供应以及财政预算等系列经济和社会发展目标。

祝宝良说,由于出口伴随全球经济恶化而走弱,国内消费有相对稳定,中国政府不得不依赖以基础设施建设为主的政府支出来阻止经济失速恶化。

随着中国经济进一步放缓,北京似乎正再次拖延“调结构降杠杆”目标,而将把重点放在“稳增长控风险”之上。今年1月,中国的银行体系的新增信贷投放达到空前的2.5万亿人民币,另有八部委联合发文要求金融机构增加对工业部门的金融支持。

但澳新银行、美国银行和瑞信的经济学家们指出,上个月新增贷款的暴增可能难以持续。

澳新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刘利刚说,除非当局要推出所谓的大规模刺激计划,否则中国信贷不会有持续的天量投放。

祝宝良说,像1月份这样的银行信贷投放对于中国去产能和降杠杆“肯定不利”。

“四大核心改革领域——国企、财政、金融、土地,几乎都没有怎么动,”他说。“经济下行压力在加大,财政收入压力在加大,企业利润在下降,金融风险正在上升……现在必须要加快改革,不改的话就完蛋了。”

祝宝良说,2016年将是内地经济风险特别高的一年。“今年风险概率肯定是上升,但不知道会在哪里出现。”

他还指,政策制定者会极其谨慎,防止银行系统、股市、债市和货币市场出现“系统性风险”。

祝宝良指,虽然中国在控制人民币汇率方面暂时拆除了“爆点”,但整场战争还没有结束。

“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幅度今年绝对不能超过5%,汇率这事最重要的就是预期。如果大妈们都开始在银行排队换美元,那就真的是大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