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镰刀了!换镰刀了!”

一大早,韭菜园子里沸腾了,韭菜们议论纷纷。

之前割韭菜的镰刀,外号“削光”,刚来时,韭菜们很是害怕。后来见“削光”不磨刀,光是不停换长杆子刀柄,结果连野草都疯长。对比,管园子的老李头有点不满意。

一天晚上,韭菜们不防备,“削光”突然开始连着野草和韭菜一起割起来,谁想器大活儿不好,连老韭菜都被割得七晕八素,好不容易施肥灌水才缓过气。谁想,“削光”又找铁匠麻子,把刀烧融了又锻炼,结果还没回来,就把韭菜们直接吓蔫了。

说了几次要换刀,终于换了。

“听说这次老板选了几十把,才选好了新刀”

“可不是,上把刀是湘材街道厂出的,当然不出活儿,新刀是老板去大清御制刀具厂选的,不在一个档次啊”

“”可不是,听说这次伺候咱们的刀,刀口特别漂亮,弯得跟牛角一样,帅呆了“”

一阵春风吹过,新韭菜们笑弯了腰,有些还兴奋地开出难得韭菜花来。只有一些老韭菜,揉着老胳膊老腿儿不说话。

夕阳西下,远处,一丝儿寒光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