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我国金融市场发展迅速,债券市场、股票市场都是迅速跨越到世界前几位,甚至第一位。但是市场发展中也存在一些不协调的问题,较为突出的是融资结构尚未发生质的变化,间接融资仍是主体。对此,国际上有一个分析指标,即M2 与GDP 的比例。当然,M2 与GDP 的比值高低并不能与国家面临的风险高低挂钩。中国M2 与GDP 的比值高,有其历史原因,不过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我国金融市场的融资结构仍待进一步调整和改进。比如,如果每年我国贷款增加10 万亿元人民币的规模,商业银行就需要相应补充近1 万亿元人民币的核心资本。特别是,我国排名前15 位的商业银行都是上市银行,对它们而言,补充资本更是硬任务。近期股票市场虽然每天有3000 亿元到4000 亿元的交易额,但也无法支撑商业银行如此大的资本缺口需求。而且,如果商业银行完全通过股市融资,也将会对实体企业的股权融资产生巨大的挤出效应;而如果企业难以通过股市融资,则又会进一步提高实体经济的债务率。在我国政府、企业和居民这三大部门中,政府和居民的债务率相对较低,但企业债务率处于较高的水平,可能超过了经合组织(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这反映出我国存在直接融资水平较低、股权融资相对滞后的问题。总之,这是一个相当大的矛盾。

  要推动经济增长,要么从资本渠道补充资本,要么从资产负债表的负债渠道去补充资金,才能使银行这个经济的“发动机”运转起来。用不同渠道补充资金,对资产负债表的健康状况影响是不同的。因此,一个比较可取的办法是加快发展信贷资产证券化。近年来,通过人民银行和各监管机构的共同努力,我国信贷资产证券化试点工作取得了长足进步。

  推动资产证券化产品的进一步发展,还需要信用衍生产品的辅助。另外,除建立多层次的股权市场机制外,还可以在债权和股权的混合型产品上下工夫。

  比如,用于补充资本的应急可转债本身属于债券产品,理论上比优先股或者可转债便利,可以在中国尝试。监管机构应该顺应实体经济运行的需要,尊重市场的创新动力,不断开发出好的金融产品,提升中国金融市场发展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