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简单,人人知道的道理:

股市产生的收益=上市公司的利润分红+股民的投入-(印花税+手续费+上市公司圈走的钱 +融资利息+配资公司的利息+套利成功者的利润)


天上不会掉馅饼,股市并不会凭空产生财富,股市只是个市场,作用是交换。所有的真实增长来自于上市企业的利润。如果上市企业的利润分红比较吝啬,甚至可以在大局中忽略的话,唯一的净流入就是后来股民的投入。


一个依靠后来者投入维系先入者的局已经说得嘴烂,不赘述。


(印花税+手续费),这两项的抽血与交易量正相关,现在中国股市的交易量都在万亿级别,也就是说交易的损耗如果按万三来算,这每天起码三亿多消耗是逃不掉的。这些是纯成本,没法避免的。


上市公司圈走的钱,包括IPO和再融资等等,股民朋友们银转证,把钱从自己的银行账户里划出去打新股后,这钱就到了上市公司的账上了。如果上市公司产生的利润分红及不上股市里融资圈走的钱的话,就是纯付出了。


融资入场者的利息,这个也是纯成本,如果融资流入的速度大于利息支出的速度的话,我们能看到的是正贡献,这都体现在股民的投入里,利息是纯成本。


配资公司的利息收入,这个原理上和上面的差不多,但实际效果却不一样。在配资刚刚起来那会儿,后来的投资者的流入是远高于利息损害的。


然而配资公司就是民间高利贷的另外一种形式而已,其利息已经一点不逊色于民间高利贷了。你们想象一下,有没有正常的公司,可以靠高利贷解决资金问题?


股市不过是个公开的企业融资的办法,高利贷是企业无法承受的东西,会产生恶劣的影响和悲惨的结局,这个是常识。为什么换一个马甲,高利贷变成民间配资公司,转一道手,给投资者,再给卡几道手续费税费等交易磨损,就会变成一项可持续的业务呢?

-----------------------------------------------------

当一门生意被高利贷拖垮这种事情已经不成为新闻的时候,为什么我们会对本质上也是民间高利贷的配资业务,最后项目的结局不是太美好感而到意外呢?


这难道不是早已经注定的,靠常识就能搞清的吗?有什么好稀奇的呢?


当资金快速涌入市场的时候,这些高利贷资金推升着资产价格,而当每月两分,三分的高利贷开始在不断增加的本金的基础上抽取利息,养活整条利益链条上的从业者的时候。


股民朋友们应该要知道,放高利贷者的法拉利和兰博基尼,证券公司富丽堂皇的总部大楼,整条产业上高收入的金融从业人员,都是你们养活的。


如果投资能起到正确配置社会资源的作用,从而产生社会的正收益,上市公司在完成融资后大显神威,那么这一切都是成本而已。


否则,这些都是要股民同志们做衣食父母的胃口奇大的巨婴。


套利成功者的利润暂且不表,我们把这个等式再简化一下:

投资者的收益=上市公司的分红利润的增加-广义交易成本-套利成功者的利润


当股市上涨100%的时候,如果GDP只有7%的增长,民间高利贷开始收割,成为广义交易成本中一支新生力量,上市公司的分红如果不达到100%并且还要再加上所有高利贷收益的话,救市能有什么解?


国家队直接买买买,那么国家队在式子里的位置有两个地方。

股市产生的收益=上市公司的利润分红+股民的投入-(印花税+手续费+上市公司圈走的钱 +融资利息+配资公司的利息+套利成功者的利润)


一个是套利成功者的利润,另外一个是“其他股民的投入”。你们觉得国家队是会赚呢?还是会赔呢?


前者对股市是纯成本,后者对股市而言才是贡献。为什么有人觉得国家队赚钱是福音一样?

----------------------------------------------------

我们来谈论一下最后一项,套利成功者的利润。


我们现在先假设,有一家从来不分红的公司,我们有a b c d 四位股民朋友,他们各打中了新股500股,价格是20,每个人给上市公司圈走10000元,上市公司圈钱抽走共计40000元。每位投资者手上还有10000元现金在手上,也就是传说中的“子弹”。


净值的计算方法永远是股票持仓数量×股价+现金。这个时候大家都一样。


我们的股民a 以 22元的价格卖100股给股民 b



a 的持仓减少为400,b 支付 2200 元现金给a,b的持仓变成600股。这个时候大家的净值都是增加的!这个时候企业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我们所有人的净值都是增加的。


a 继续卖了100股给c,这个时候用24元的价格,我们的情况又变化了:



a 再将手上的300股一下以26的价格抛售,d 是个右侧交易者。听闻大神们在朋友圈质问他“有些人在泡沫里越来越富有,有些人在泡沫里越来越聪明,你要做哪个?”等至理名言,果断成为成熟的右侧交易者,从a这里以26买下了300股。



所有人的净值又都增加了,真是个全民股神的时代。b 这个时候的净值是傲视群雄的,完全有理由嘲笑一下 a c d 不行。


a 的净值最低,其余的入场越早的人净值越高,入场越晚的越低。不过这都不算什么,因为所有人的净值都增加了,人人都是股神。


唯一变化的是a出场,拿着利润离开了股市,从此股价是路人。


这里假设上市公司没有贡献任何利润分红,也没有印花税和手续费,所有股民也没有借高利贷炒股,一切成本忽略不计。如果你要更加贴近真实市场的话,不妨去比一比上市公司的分红和后面这几项哪个多哪个少。


a 离开桌子之后,桌面上所有人的资产在上市公司没有贡献任何利润的情况下,都是盈利的,钱从哪里来呢?一桌麻将竟然出现所有人都赢钱的情况,大家都觉得很合理,这就是上半年真实发生的事情!


桌面上的总资金变少了,大家一点都不慌,60日均线没破,有什么好担心!


a 已经是路人,这个时候如果b要以25元的价格,卖200股给c的话。



c 和 d 的子弹都只有不到三千,这意味着他们能承受的b 的400股股票的价格至多不会超过(2600+2200)/400=12元。想再出货的唯一出路是腰斩以下。


当然,这不是股市模型,只说明一个简单的事实:不考虑上市公司利润分红和广义的交易手续费的情况下,股市是零和的。


当零和游戏这一个局中有人盈利套利走人了,对剩下所有人而言都是个坏消息。


而如果上市公司的利润分红赶不上高利贷的话,这就是个负和游戏,负和游戏里有人获利离场了,更加不是个好消息。


我们计算净值的方式是(持仓股数量×最新股价+现金),这个计算公式似乎很科学很正确,然而我们计算的是所有的股票数量乘以最新的股价。


如果最新的股价是18,我们持仓20000股,虽然18这个价格上只有300股,我们的净值却依然是假设我们20000股全部能以18这个价格瞬间卖完。我们拿这个衡量我们的财富。


整个基金行业的业绩标准是基于净值的曲线的。


市值怎么计算?市值是最新的股价乘以总股本,如果18是最新的股价,虽然只有300股有人愿意以18买,总股数有一亿股的话,该公司还是值18亿。


是的,整个金融业都在讨论的概念就是这样子的。


我们再回到最初的简单道理:


股市产生的收益=上市公司的利润分红+股民的投入-(印花税+手续费+上市公司圈走的钱 +融资利息+配资公司的利息+套利成功者的利润)


如果上市公司的利润分红赶不上后面那些乌泱泱的一大坨成本和损耗,那么负和的局里唯一的正能量就是其他股民的投入,这个东西是不是无上限的呢?


换言之,有没有无止尽的旁氏骗局呢?


股市和其他旁氏骗局也不是完全没有区别,区别在于股市因为捆绑了国家的经济,其他旁氏骗局是没有办法创造新的钱来托的,而股市可以,因为它的背后是政府。


现代的金融制度,使得央行拥有理论上的无限铸币权。那政府能不能通过创造货币的方法来使得这个局维系下去呢?


理论上是可能的,货币来源于商业银行的信贷行为,证金公司获得银行信贷入市本身是创造了大量的信贷,这会创造出“准货币”,也就是M2的增长来进到这个局。


我们知道旁氏骗局对资金的渴求是越来越大的,如果增加货币供应总量来维持我们式子后面那乌泱泱的一大坨,就是央行印钞票来给放高利贷者买豪华跑车了,画面太美。


那央行印钞有没有制约因素呢?当然有!再下去就要政治不正确了,点到为止,各位自己继续思考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