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理由是货币环境。从目前的宏观政策框架看,要彻底完成产能出清和企业资产负债表的修复,低利率环境会在数年时间里持续下去。这还是假定未来全球经济按现有节奏向前推进做出的判断。我们曾经以为全球经济会更早一点结束危机周期,但是事实证明,只要整个周期的逻辑还没有充分自我实现,那么就不能轻易断言周期已经结束。

  第二个理由是旧的产业逻辑走不通了,新的产业逻辑还会继续。城市其实是各种要素的聚集地,比如人口、土地、资金、技术等等。在过去二十年旧的产业逻辑中,城市特别是沿海一线城市其实是资本和劳动力的对接点,由此形成大量的人口涌入并助推住房需求。

  毫无疑问,一线城市当前仍然在以资金、技术和公共服务等方面的优势吸引人口流入,二线城市也不乏抓住本次产业结构调整机遇吸引人口流入的案例。以中国存量的人口规模而论,尽管从总量上来看房地产的库存存在绝对过剩,但在局部市场上形成相对稀缺是很容易的事情。市场竞争就是如此残酷,强者恒强,资源会不断向优胜者聚拢。

  第三个理由是要打破当前产能过剩的僵局,要有新的产业或者新的增长点来破题,这既有赖于市场破题,也在很大程度上与政策之手相关。而从经济地理的角度看,这些破题之作都意味着资源的重新梳理和集中。换句话说,只要有老的城市衰落下去,必然会有新的城市成长起来。我们要以动态的眼光去看整个行业,刻舟求剑是不行的。

这些理由能够支持京沪永远涨么?这需要你自己来做出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