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友问过比较多的两个问题,为何有的指数基金要等到10PE以下再买?像养老指数,为何20PE也是低估,标准为何与H股指数、上证50等不一样呢?


我们怎么在指数上赚钱?

    以前提到过,指数是成分股市值的平均值,所以指数可以分解为市盈率*盈利。即P=(P/E)*E。
    所以在指数基金投资上能赚两部分钱:一是低估买入高估卖出的估值差,即卖出时P/E比买入时P/E要高;二是在持有指数基金期间,指数的盈利增长。

    短期看,投资指数基金的收益主要来自估值差;长期看,投资指数基金的收益主要来自盈利增长。

    例如道琼斯指数,一百多年里,市盈率在6-40多倍之间来回波动,同期道琼斯指数上涨了400多倍。盈利增长是指数长期收益的主要来源。

    但如果不注意估值,在估值高点买入,很可能会遭遇长达20年的浮亏。例如1989年台湾指数曾高达12000点,市盈率达到60倍,这时买入,20多年都没回本。再下去几十年可能指数还会重新涨回12000点,但我们一辈子又有几个20年呢?


    如果稍微注意一下估值,在10PE以下买入,台湾指数01年7月出现过,对应点数不到3600点;09年4500-4700点左右时市盈率也在10以下,到现在收益都会不错。

    这又有一个问题了,为何是10PE?是所有的指数都遵循10PE的规则么?



为何10PE算低估?

    指数盈利增长的根本动力在于科学进步和生产效率的提升。只要国家比较安定,知识和人才交流比较多,这个国家的上市公司整体效率就会不断提升,能够创造更多的价值,指数盈利也会不断提升。美国、中国、欧洲、日本等主要经济体都能满足这些需求,顶多是盈利上涨快慢的问题。

    但如果国家动乱不安,或靠天吃饭比较严重(例如单纯靠卖资源能源),这个国家的上市公司盈利不一定能长期增长,甚至一个国家的股市会直接中断。这些国家的股票指数需要避开。

    到了国家级别的宽基指数,盈利增速不会太快。美国股票指数能做到百年里8-9%的平均盈利增速,中国和香港最近几十年快一些,能到11-13%,未来随着体量增大也会放慢,但总体也能保持8-10%的盈利增速。



    假如一份资产当年盈利10万,之后盈利会不断波动,但总体能保持8-10%的盈利增速,你会出多少钱呢?

    不同投资者的收益预期不同,不同阶段的市场利率不同,都会影响出价。不过我们可以从统计得出,大多数时候,大家愿意出价100-160万来买这份资产。即大多数时候,市盈率在10-16之间。

    偶尔市场过度恐慌的时候,会出现10PE以下的估值,最低甚至能到4-5倍,这就是我们捡钱的时候。只要你相信科学和生产效率会不断进步,国家会稳定不自闭,指数基金的盈利就会长期上涨,估值也迟早会回归平均,我们就能赚到估值差和盈利上涨的钱。
    从这个角度来说,“买指数等于买国运”,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

    格雷厄姆“挑选一篮子低估值股票”的思路,其实也正是低估值买指数基金的思路。不过格老那个时候指数基金还没有兴起,所以他倾向于自己挑选。



为何有的指数20PE就算低估?

    一个好国家整体上市公司的盈利增速长期看在8-10%左右,但这是一个平均值。具体到某些地区、某些行业,盈利上会有天壤之别。例如缝纫机、收音机行业相比20年前没落了,但互联网、新能源相比20年前大大的发展了。这两个行业的成长能力、估值都会有很大差别。

    而且有的行业盈利会很稳定,有的行业盈利周期性会很强。例如水电站盈利一般比较稳定,而券商则受到市场行情影响。所以同样是赚1块钱,市场给它们的价格也是有很大差别的。

    总体来说,盈利稳定、成长较快、自由现金流多的行业,市场愿意给他们更高的估值。像之前介绍的必需消费、医药等好行业,估值中枢就一般会比一个国家的整体要高。如果成长性比较强,过几年高估值会被消化掉。

    当然高也要高的合理。像六七十倍的某些新兴产业,得保持很长时间年均30-40%的净利润增速才能消化估值,这是非常难达到的。而且随着行业体量的增加,高成长一定会下降,届时高估值也会难以维系。只有寥寥无几的行业有这种潜力。

    对盈利稳定、成长性较高的指数,可以辅助参考彼得林奇的PEG指标,即PE/盈利增长率。至少PEG要小于1才考虑要不要投资。像创业板指最近几年年均盈利增长率大约在25%,估值在55,PEG大于2,就比较高,不如养老指数的性价比好。同样的,使用PEG指标的前提是盈利、盈利增长率这两个指标都比较稳定、周期性较小,否则不能使用PEG指标。


总结

    如果你认为一个国家还不错,那这个国家的宽基指数低于10PE就是不错的开始投资的时机。配合定投,如果继续下跌也可以将成本摊低。上证50、沪深300、恒生、H股指数、红利指数都是如此,简单明了。

    如果你看好一个行业或一个版块,则需要具体分析其成长能力和稳定性,再判断出其低估区域,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彼得林奇的PEG指标可以作为一个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