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晚上,来自世界最大的20个经济体的财长结束了一天半的会议,并大致达成共识:市场担心得太多了。

各国财长拒绝了彻底改变政策,如调整主要货币之间的汇率的建议。他们支持加大力度,实行货币政策、政府开支和结构性改革的政策组合。周六晚上的会议公报在去年公报的基础上调整了措辞,多少增加了对这些政策的重视。

财长们努力想让全世界的投资者相信,他们忽视了全球经济的基本优势。

“近期的市场波动程度并未反映全球经济基本面持续复苏的状况,”中国财政部长楼继伟说。中国今年是二十国集团(Group of 20,简称G20)的主席国。

周六,在中国的带领下,G20的财长同意相互通知各自在货币政策上的所有重大调整,以避免令外界措手不及,进而震动全球金融市场。

除就共享信息达成一致外,会议还重申了这些经济大国此前做出的一项承诺,即不会为了促进本国出口企业的竞争优势,而竞相贬值货币。

促使达成信息共享协议的,是中日两国近几个月的几次行动。8月初和12月末,中国出人意料地让人民币小幅贬值,两次都引发了全球股市的下跌。日本则实行负利率,并大力推动增加货币供应。这两项举动降低了持有日元的吸引力。

过去几天,中国采取了多项措施,对其财政政策的态度变得更加开放,其中包括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周五上午举行了一场罕见的新闻发布会。周小川试图向金融市场保证,中国有应对经济增长放缓的方案。

美国财长雅各布·J·卢(Jacob J. Lew)和其他一些财长表示,他们接受中国的说法,即人民币贬值不是为了获得贸易优势,而是让市场力量在人民币汇率的形成中发挥更大作用的决策的一部分。“我认为,中国过去几天提供的信息不仅有助于我们自己,而且有助于所有观察人士对此有更清晰的了解,我觉得这是非常积极的,”卢说。

日本财务省财务官浅川雅嗣(Masatsugu Asakawa)称,在不为帮助提升出口商品的竞争力而贬值这一点上,各国有牢固的共识。他说,尽管像日本那样的扩张性货币政策可能会对汇率产生溢出效应,但只要相关政策的主要目的是支持国内经济,而非货币贬值,就没有问题。

面对一系列挑战,如可能会削弱货币政策的有效性的负利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和一些商业银行呼吁要有紧迫感。但经济大国的财长们持反对意见,称他们并未感到存在危机,因此不必采取危机应对措施。

“一些市场主体希望制定一项提振经济的庞大方案,”荷兰财长耶霍恩·戴塞尔布卢姆(Jeroen Dijsselbloem)说。“但我觉得不需要制定大方案。我们并未处于危机状态。”戴塞尔布卢姆还在欧盟28个成员国的财长组成的一个机构里担任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