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制是近期股市急跌的导火索吗?

  2月29日,中国A股再度出现跌停潮的现象,且股市再度逼近前期的新低点。与此同时,从今年3月1日起,市场正式进入注册制改革授权施行的关键时点。由此一来,在注册制加快来袭之际,却给了市场一个沉重的心理包袱。

  事实上,按照相关的规定,虽然注册制改革授权是自今年3月1日起施行,但这并非意味着今年3月1日就正式施行注册制。同时,针对之前的规则,拟设定了两年的施行期限。对此,面对注册制改革授权时期的到来,实际上也给了市场较大的心理负担。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刘士余接替肖钢担任新一任证监会主席,管理层对注册制改革的出台进度也稍显谨慎。此外,从部分权威人士的表态来看,注册制改革或仍将延后,而近期市场的异常波动表现,也或多或少地影响着管理层对注册制改革的推出态度。

  《证券法》未动,注册制先行,这从一定程度上体现出前期管理层推出注册制的紧迫感。

  按照一般的流程,在注册制推出之前,需要加快修订与完善《证券法》,而后在建立起充分法律基础的前提之下,再行推出注册制。然而,针对最近8个月股市的异动波动表现,《证券法》修订与完善工作却处于了进退两难的进程之中。至于《证券法》的二审、三审也被迫延后,由此导致注册制改革的推出时点也有所推迟。

  但是,在现有的市场环境下,《证券法》未动,而注册制先行,却难免给市场带来了一定的忧虑影响。究其原因,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其一、《证券法》未动,注册制却先行,从一定程度上体现出管理层对注册制度推出的紧迫感。然而,对于缺乏充分法律基础的重磅性制度,却容易导致其落地效果大打折扣,甚至容易给市场产生一定的误解。

  其二、注册制本质是不会对上市公司的申报材料进行实质性审核,即意味着企业可否上市,完全取决于市场的判断。对此,注册制的落地实际上暗示了中国A股市场化改革又提升了一个台阶。但是,在市场化改革深入发展的背后,未来新股发行节奏是否逐步提速以及未来市场优胜劣汰功能是否得以完善,这将会直接影响到市场的投资情绪。当前,虽有证监会强调新股发行节奏和价格不会一下子放开,但仍不能从本质上解除掉市场潜藏已久的忧虑情绪。

  其三、注册制全面铺开的关键看点在于中介机构是否尽职尽责以及监管机构是否实时有效监管。显然,在核准制向注册制转变的大环境下,中介机构以及监管机构的职责将得到更好地体现。

  实际上,在注册制模式之下,企业上市基本由中介机构负责,而期间监管机构的审核权力也将会发生转移,且逐渐过渡为形式性的审核。对此,在此模式之下,就必须时刻紧盯着中介机构的信用与责任问题以及监管机构事中事后的监管能力。退一步来说,若存在中介机构不能履行尽职尽责的职责,或监管机构缺乏实时有效的监管,则意味着注册制改革的效果也容易大打折扣。

  笔者认为,在现阶段,市场最担忧的,莫过于注册制度在国内市场存在“水土不服”的问题。

  谈及“水土不服”,我们很容易联想起年初熔断机制出台对A股市场的真实影响。显然,对于一个推出不足一周的政策制度,却在短时间内导致市场市值大幅度缩水,这也是制度出台“水土不服”以及监管者缺乏对市场本身运行特征进行充分考量的真实体现。

  由此可见,无论是熔断机制,还是股票发行注册制度,虽然其曾经在国外成熟市场有着较显著的影响效果,但若盲目引进国内市场,或缺乏对自身市场运行特征进行充分考量,则一个好政策、好制度,也容易遭到扭曲,甚至变成一个压垮市场的工具。

  针对近期股市急跌的走势,既有一线楼市暴涨引发的股市资金分流影响,又有资本外流压力持续存在等因素的干扰。但是,随着注册制改革授权时点的逼近,虽然其对市场实际影响并不会太大,但是在当下市场资金面相对紧张的大环境下,其对市场的心理冲击压力还是相当显著的。对此,在熊市行情下,却容易强化了市场“放大利空,缩小利好”的效应,而从市场心理层面去分析,注册制推出预期将会进一步强化市场的谨慎情绪,而在资金面持续紧张的背景下,却逐渐演变为近期股市急跌的导火索。

  或许,注册制取代核准制是一种趋势,但也需要有着充分的配套措施给予支持。更为关键的是,注册制推出还得需要建立在完善有效的法律基础以及逐渐回暖的市场环境之上。因此,对于注册制的落地,切忌操之过急,更需要三思而后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