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9日,中国人民银行决定,自2016年3月1日起,普遍下调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这也是2016年的第一次降准。同一天,上证指数下跌2.86%、深成指下跌4.98%、创业板指数大跌6.69%。

恒丰银行首席品牌官、研究院常务院长胡海峰分析指出,从流动性角度来看,由于美联储步入加息周期,中国央行口径的外汇占款已经连降3月,且规模巨大,3个月合计达1.6万亿元,这意味着在宏观环境下,我国的基础货币有同样规模的缺口。央行于1月积极通过MLF和公开市场操作,释放中长期和短期流动性,但短期流动性并非长久之计,本次降准0.5个百分点,实为对基础货币的补充。

此次降准,恰逢疯狂的楼市和惨跌的股市。记者注意到,1月末人民币存款余额137.75万亿元,以此计算,降准0.5个百分点,能够一次性释放资金近7000亿元。这些资金将更多流入股市,还是更愿意进一步推高热门城市的房价?

2月26日,周小川出席了央行上海总部的记者会。一位记者提及最近央行降低二套房贷首付的举动,并向周小川提问:在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的背景下,如何看待去杠杆和加杠杆的平衡?

周小川明确表示,中国个人住房贷款占银行总贷款中的比重相对偏低,很多国家个人贷款,特别是住房贷款可能占总贷款的40%-50%,中国只有百分之十几,“所以银行系统也觉得个人住房抵押贷款还是相对比较安全的产品,有发展的机会”。

此外,他还表示,适当下调首付比的审慎度空间还是够的,适当降低一些个人住房抵押贷款,产生的坏账比例仍旧明显小于其他领域,所以个人住房抵押贷款仍旧是银行比较偏爱的一个产品,银行有意愿发展。

周小川上述表态一出,立即被各方视为央行赞成适当给楼市加杠杆。

前有周小川表态,后有央行宣布降准,各方对降准给楼市带来的影响几乎是众口一词:利好。

邓海清表示,降准投放的是长期资金,在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房地产价格疯涨时降准,无疑会加大房地产价格的涨幅。如果房价上涨仅限于一二线城市、房价无法带动投资,那么资产价格泡沫的风险将大幅增加。

据金融界网站消息,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就认为,降准对楼市有“火上浇油”的作用;国泰君安认为,降准利好楼市和股市;海通证券认为,降准或继续助推地产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