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期两天的G20央行行长与财政部长会议,已经落幕,并出了一个公告。

央行行长与财政部长会议,是G20峰会最主要的前期准备会议,它的议题,决定了未来一年国际政经大局脉络,当然也会影响我们的投资方向。

从最终的11条公告来看,这一局,中国与美国是暂时的最大的赢家,而日本是最大的输家。

三大内容,体现了这个世界的权力版图

11条公告,从内容来看。

包括3个方面:


1是,对当前形势的判断。

2是,当前各国应该采取的措施。

3是,国际金融与结构改革的继续推进。


政经纵横谈在这里,为谈友们简单的梳理一下。


首先是对当前形势的判断。

与去年土耳其安塔利亚峰会公报的内容比较一下,可以看出,对全球经济的主要形势判断,比上次偏向悲观,因为多了一句“对全球经济前景进一步向下修正风险的担忧日益增加”。

此外,增加了4个具体关注,分别是:资本流动出现波动,大宗商品价格下跌,英国可能脱欧,中东难民对欧洲的冲击。

第一个问题,所指不明。但既然是资本流动波动作为一个关注的问题提出来,那么,也就意味着控制这种波动的政策,都是合理的探索。这自然也包括,央行为维护人民币汇率稳定,而做出的行动。

第二个问题,应该是美国最为关注的问题。因为美元资本,在过去7年的低利率期间,过度依赖大宗商品的波动获利,尤其是原油价格的下跌,已经威胁到美国银行超过4000亿美元贷款的安全,并导致富油国,可能会抛售在美国市场上的股票与债券,油价已经与美股联动,基本是油价涨,美股涨;油价跌,美股跌。

第三、第四个问题,实际都是英国与欧元区的问题。G20提出这个问题,隐藏的未来潜在行动,就是大家一起出钱、出力,来帮助应对这些问题可能会导致的危险。

形势判断所指向的四大问题,基本都是中美欧三大经济体最关注的问题。充分反映了这个世界权力分布的现实,中美欧主宰了世界。


中国的主场优势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形势判断之后,就是要提解决办法。

主要是2、3、4条。这是公告的最重要部分。

与去年的G20土耳其峰会的公报内容相比,这次公报的内容,要具体得多,而且方向更明确。土耳其公报,基本没有涉及具体各国行动内容,这一次,则谈到了几个新内容:


1是,反对各种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

2是,反对竞争性货币贬值;

3是,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在这部分,有了2句新的话:加强互联互通建设,加强新老多边开发银行的合作。

这几条新的内容,是中国罕有的把本国利益,融入国际制度的一次成功。

逐条来看,反对各种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当然对贸易大国最有利。而中国是全球第一大贸易国家,早有取代美国,成为自由贸易新旗手的势头。次贷危机以来,中国则成为各种隐形贸易保护主义的最大受害国家。

当然,这一条,对德国、日本等贸易顺差国家,也会受益。

不过,由于中国目前的市场经济地位,还没有得到欧盟与美国的承认,因此,最容易受到各种形式的贸易保护主义的伤害,因此,中国的获益最大。


反对货币竞争性贬值。

措施说的是“避免”,实质上是反对。这条,可以说从正反两面,对中国有好处。正面,是给中国当前维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稳定行动,进行了背书,从今之后,央行对恶意空突的屠杀,有了更多的道义后盾;

反面,则是对日本与欧元区、以及英镑的货币贬值行动,提出了约束。日元欧元与英镑的大贬值,实际上是推升了美元指数,加大了人民币盯住美元的难度。

这也是近期所谈到的,美日资本夹击人民币汇率的判断依据所在。

而这次提出的解决全球经济问题的办法之一,是基础设施建设与互联互通,这部分,可以说是本次G20的成果的重头戏,也是文字叙述最多的部分。

这表明,首先,世界经济确实暂时看不到别的突破方向,而把希望寄托在中国身上。因为这几年来,只有中国在国际上大力推销基础设施建设。一带一路战略、亚投行等设计,都有这个目的。这很正常,因为世界上,其他国家都没有中国这样的基础设施建设产能,所以,它们此前不愿意在国际会议上,正式的讨论这个事情,因为一搞基建,肯定中国最受益。

其次,这部分内容,提到了新老多变金融机构加强合作。老的比较重要的是四大件:世界银行、IMF、亚开行,以及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新的多边金融机构,只有两个,一个是亚投行,一个是金砖银行。所以,它是为亚投行与金砖银行背书的。

世界银行与IMF以及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是美欧主导,亚开行是美日主导,亚投行则是中国主导。实际上,现在有实力推动互联互通建设的多边金融机构,也只有亚投行了。所以,亚投行将得到更大的国际支持。

我们知道,美日是反对亚投行的。从一开始,到现在都对亚投行充满警惕。所以,这个条款的提出,应该是中欧俄等大国主张的结果。

美国这次默认为亚投行背书,实出无奈。毕竟亚洲基础设施建设的推进,会推升美国资本市场最为依赖的大宗商品与原油价格。

美国最新的服务业PMI指数,28个月来第一次跌落荣枯线下,说明美国经济已经处于再次衰退边缘。昨天发布的去年第四季度GDP上修数据,不过是企业库存估值增加约800亿美元的结果,而它很可能会导致2016年1月与2月,美国GDP增速的下降。

不过即使上修,也不会提升2015年的美国GDP增长。

所以,美国现在非常需要外部的经济增长的好消息,以避过可能很快会到来的本土资本市场风暴。


日本是最大的输家

第三部分,则基本是去年G20峰会,所提的国际金融制度建设的一些老生常谈。

只有一个地方是全新的内容,那就是对去年把人民币纳入SDR的肯定。原话是这样说的,“我们欢迎IMF完成了2015年特别提款权(SDR)定值方法审查,支持就研究可能扩大SDR的使用以及本币债券市场开展进一步工作。”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为人民币纳入SDR背书。

政经纵横谈认为,总体来看,会议的公报,充分体现了中国的主场优势,而且是前所未有的体现。

美国欧盟关心的问题,也得到了关照。

而受到负面关照最多的,则是日本的货币政策。虽然没有点名,但”仅靠货币政策不能实现平衡增长“,这句话,明显指向日本,因为美国在提升利率,欧元区是先负利率,但大规模的购债计划并没有展开;反观日本央行,基本是两手都做到了,一边是负利率试图进一步压低日元汇率,一边是央行大规模地购买国债与股票,日本央行已经成为其国内资本市场上的“最大鱼塘”的承包人。

日本的货币政策已经用到了极限。

两位掌门人一鱼两吃,获得初步成功,未来仍有大变数

而中国之所以能拿到这么好的一个局面,是好钢用到了刀刃上。

在会议开始前夕,央行行长周小川罕见表示,将推动中国的居民加杠杆;而财政部长楼继伟则稍有表示,中国的财政赤字率可以有进一步提高的空间。应该说,适当的让居民加杠杆以及提升财政赤字,确实是未来供给侧改革的暖场需求(当然,要把握好度,否则危险)。

任何改革,都会涉及到利益再分配。在蛋糕缩小的过程中,改革的阻力是最大的,而且最有可能夭折。而只有在蛋糕逐渐做大的过程中,去改革,才最有可能取得成功。

供给侧改革,一些僵尸企业将必然要破产重组,会影响到就业、社会稳定与消费增长。

因此,G20会议前夕,央行行长与财政部长对G20的伙伴们,打出这两张牌,时机选择,还是很讲究的。说到底,是为了最大限度的收获政策效果。值得庆贺的是,两位掌门人都达到了第一步的预期。

笔者曾经谈到,在G20会议上,中国切不可慕虚名而处实祸。

这次的会议成果,比预想中的好很多,中国一鱼两吃,为自己赢得了一个比较好的外部趋势走向,还是值得的。当然,大国政经博弈远未结束,趋势永远在生长与变化之中,未来仍然需要我们睁大眼睛。


(文章来源:政经纵横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