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日,“2016中美央行高端对话会”在杭州召开,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陈雨露出席会议时表示,在世界各国经济联系日益密切的情况下,各国央行之间沟通和政策协调已成为有效实施货币政策、重建全球金融秩序的重要手段。

  陈雨露指出,由于缺乏深入的研究探讨和有效的政策沟通协调,全球货币政策分化造成的溢出效应和回溢效应日益突出,这种政策分化效应正在给全球经济复苏和金融市场稳定带来多种挑战,亟待关注与解决。

  所谓的溢出效应,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货币政策分化导致息差扩大,可能推动美元继续走强,使大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面临“货币贬值和资本流出”的负反馈机制;二是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并持续受到抑制,使大宗商品出口国国际收支不断恶化;三是部分新兴市场经济体由于贬值引发输入型通胀,国内货币政策陷入两难;四是经济增长前景看淡也将导致部分新兴经济体财政赤字恶化,债务负担不断加重。

  除了溢出效应值得注意外,陈雨露还强调,由货币政策分化的溢出效应进一步引发的回溢效应也应该得到各国货币当局的足够重视。新兴市场经济体在一个强美元周期,如果无法稳妥解决去杠杆过程中货币错配、期限错配导致的风险暴露问题,有可能触发某些新兴经济体的金融动荡甚至区域性金融风险爆发,这又会通过跨资产、跨市场的传染,影响发达国家的金融市场。国际油价在强美元周期受到长期抑制,将引发部分发达国家金融机构能源信贷价值重估,这对发达经济体的金融稳定也有不利影响。

  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也表示,美国货币政策操作也将密切关注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动向,而目前新兴市场经济体发展疲弱是美联储选择循序渐进加息的原因之一。

  陈雨露在会上重申人民币汇率不存在持续贬值的基础,保持人民币对一篮子货币的基本稳定,加大参考一篮子货币的力度,是未来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的主基调。

  他表示,表面上看,人民币贬值可以增加制成品出口,但同时也提高了中间品的进口价格,中间品生产商的利润并未增加,人民币贬值刺激出口的作用有限。另外,全球中间品贸易在全球商品贸易比重的上升导致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升值幅度被高估。根据德意志银行的测算,BIS测算的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至少被高估10%左右。如果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远低于BIS测算,人民币自然没有大的贬值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