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和父亲电联,说前两三天打死一只野猪,好生威猛。

说锻炼的时候离开市区20多里,路遇两位农民拿扁担问有无看到一只野猪。父亲说没有,一路过来的,又想了想就周边看了下,居然真听到猪哼哼的声音。可能野猪累了伤害庄稼被人追疲乏了,一会睡觉了。父亲用绳子小心的捆住野猪,然后拿大石头砸头部,结果野猪惊醒掀飞好几米。嚎叫,挣扎,然后第二次大石砸下,挣扎频率变小,第三下搞定。八十斤附近的野猪。父亲岁数不小,俯卧撑能连续做300个,引体向上能一次做一两百个,实在厉害。

我想散户就如同那只野猪,疲乏了劳累了,然后被莫知道的东西给袭击惊吓到,以致于发生散户践踏。一次踩踏,二次踩踏,终于晚节不保万劫不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