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春节后,国家发改委约谈多家白酒企业负责人,强调不能漫天涨价。但茅台价格愣是从1000元涨到2000多元,经销商赚得盆满钵满。


  今年,他们日子过得怎么样,我给你推荐一个江苏的经销商,你听听他倒苦水吧。”遁着一位大经销商的介绍,我见到了江苏的一位茅台分销商。


“开个茅台专卖店吧,剔除门面费用和人员工资,前几年一年赚个百把万是不成问题的。但今年基本要倒贴钱了。他们老的经销商800元多能从厂家拿到货,我们这些新开的店,990元进的货,现在倒贴,960元还卖不动,你说赚什么钱呢?开了才三年,房子租约当时一签5年,觉得能长期做,这摊子事情还得守着。”


  说话的这位刘先生是这家茅台专卖店的老总,前几年从部队转业。经朋友介绍,他在市中心开了这个店,做以茅台为主的名酒,因为货源正宗,刚开的那两年生意一直不错。


  2010年才开的时候,茅台是逢节必涨,每过一个节价格都要上台阶,几成铁律。“五一”涨、中秋再涨、端午还涨,元旦春节更是大涨,那时出厂价才700左右,零售价几乎翻一倍,对半赚。


  公款消费是支撑茅台酒的主力。机关企事业单位年底有时都用考斯特来拉酒,一买都是要十箱八箱。有的单位嫌一次次结帐麻烦,索性押张支票在店里,设定一个上限,腊月二十八之前统一结清。


“那时生意不要太好噢,只管躺在家里打牌数钱,每天都有进账。雇几个伙计送货就行了,当年小做做就赚了200来万。”


  “八项规定”实施后,效果立杆见影,市场一下子冷似铁。去年元旦前茅台就开始卖不动了,但当时价格还没像今年这么糟糕,就是出不了货。而今年的价格干脆是腰斩、跳水。


  他也尝试着跟些老客户联系,“接到电话像见了鬼似的”,一听说茅台专卖店的,过去很熟悉的人都赶紧挂断电话。“不要不要不要,现在谁还敢买茅台酒”。偶尔有个把老客户来买,也就是两瓶两瓶地买,多为家宴或亲朋馈赠所用。


  2010年,茅台换帅,在扩产的同时,新董事长对传统分销体制进行改革,加大力度自建专卖店和推行团购直销模式,长期计划经济色彩浓郁的茅台向市场传递出的一个做大的信号。


  当时经济处在上升期,茅台酒供需两旺,想多拿货都要送礼,“逢节必涨”几成铁律,茅台从1000元到站稳2000元只用了一年不到的时间,“一年就翻番”。


  为鼓舞市场信心,记得茅台有高管当时公开称,飞天茅台三年内零售价或将超5000元,茅台将成奢侈品。当时许多专营店到年底货紧的时候,想拿一整箱茅台,都要搭售几箱的杂牌红酒,那时多俏啊!“真是做梦也没想到三年后零售价会跌破1000元。” 刘先生说。


  赔得最厉害的是投资茅台股票和买老酒“压箱底”的收藏者。说话间,他打开桌上的电脑,原来他也是茅台股票忠实持有者,K线图画清晰地显示,2012年7月16日,茅台的历史高价是266.08元,而本月9日茅台的本轮最低价是118.01元。


“前两年卖酒赚的钱,这半年多全赔在股票上了,从哪来回哪去。许多大基金也都喝醉了出不来。哪年能解套只有天知道。还好,比中石油好,中石油离跌得只剩1/6了。”他自我安慰说。


  前几年茅台疯涨的时候,老茅台涨得更厉害,老茅台酒与老红木、黄龙玉一样,是作为奢侈品来收藏的。如果说新茅台酒主要是喝掉的,而老茅台酒的紧俏主要是收藏市场的驱动。


  有些企业家囤起酒以吨计的,自建酒窖,有些酒窖的藏酒动辄以亿计。但现在都跌得稀里哗啦,30年的老茅台,2011年的最高价是每瓶1.8万,现在只有一半的价,15年的,最高卖到8000元,现在4000元出不了手。


  前段时候苏南有个老板来南京找几家专卖店的经理,说年底资金紧,有批囤了多年的老茅台,能否4折现金收。看了样品是不错,但没有一家敢收。“出不了货,市场没有流动性,拿到手上就是堆烫山芋。”他说。


“党和国家以壮士断腕的勇气反腐败,我们当然举双手赞成,要算国家的大账。”


  刘先生说。名酒行情这么惨淡,下面怎么办?我们现在什么生意都做,高档酒卖不动,就卖200多元一瓶的的“天之蓝”、100多元一瓶的“海之蓝”。


  过去卖茅台一瓶酒赚上千块,现在赚个几块钱,但再难也要把人养活,把房租刨掉。他们最近也向老客户推销盐水鸭和过年需要的常规副食品,什么生意都做点,少亏一点。


  谈完,他说自己要去送货了。以前都是请伙计送的,现在为了节省成本,近的都自己送。我看着他摇摇晃晃不太熟练地骑着辆改装过的承重性较好的电动车出去送货。这回,他送的是两箱洋河“海之蓝”,店堂的标价签上写有每瓶136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