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弟说:不懂互联网思维,收入百万只凭生意经

2014-03-12 10:54 搜狐财经

钛媒体注:读此文前请先忘掉“互联网思维”这个词,认真看看文中年收入120万的表弟是如何经营餐馆的。透过现象看本质,雕爷牛逼?黄太吉牛逼?真心不是什么新鲜事。所谓的定制化生产、用户体验,早在我们身边的生活中存在了许久,而且早就有了众多接地气的经典案例。钛媒体作者土妖把表弟开餐馆的经验一经升华,关乎免费模式、关乎用户体验,限量销售等等,所谓接地气的经营模式——生意经归结起来句句都是互联网思维的关键。

所谓不深入群众不得要领。来看土妖表弟的生意经:

“互联网思维”可以说是当下互联网行业最流行的名词,但是土妖相信其中绝大部分人只是嘴上说说而已,要是让其系统地阐述一下互联网思维,还真木有几个人能够说得清。按照度娘给出的解释,互联网思维是指“充分利用互联网的精神、价值、技术、方法、规则、机会,来指导、处理、创新工作的思维方式......” 这样一个学院派的概念看了跟没看一样。

近日,我和开餐馆的表弟做了一次深聊,不妨给大家还原一下,一个初中生眼里的生意经,是怎么严丝合缝地契合互联网思维的。

先介绍一下背景:这个表弟是土妖亲大姨家的,从小不爱学习,但是脑子活络。现在在江苏省泰州市姜堰区的一个农贸市场,开一个小餐馆。餐馆面积50多平米,年收入120万左右。

少即是多——“我的小饭店只卖25种菜”

表弟介绍说,在他那个农贸市场,类似的小餐馆有十几家,每一家的小炒也即菜品都在50样以上,多得甚至能够达到百八十种,而表弟家只有25样。

为什么只做25个菜?表弟透露出了其中的缘由:

一是这25个菜基本覆盖了周边消费者平常80%的点菜种类,把菜品缩小不仅方便采购,而且还能因为量大获得额外的优惠;二是对于厨师来说,炒菜也更轻松,总是炒这25个菜,时间长了自然熟能生巧,不仅炒出来的味道更好,上菜的速度也更快;三是,这25个菜都是些西红柿鸡蛋、醋溜土豆丝、小炒肉、木须肉等同一个阶层的菜,档次划一让每一位进店的人没有任何压力。

表弟介绍说,原材料的“规模采购”让他的店每一样菜都能比周边的店便宜一两块钱,因此翻台次数也远远高出周边的小店。

免费——“免费只是诱饵,要有舍才有得”

在菜品比其它小店更便宜的同时,表弟的店还有其它店没有的免费食品——一小碟腌萝卜,一小碟炸花生米,以及可以免费盛用的小米粥、鸡蛋汤。

表弟告诉我,这些免费的食品每天下来只要30多块钱,但是给顾客带来的感觉却异常的好:一份钱还没花,桌上就已经摆上两小碟、两大碗,好像占了天大的便宜似的。实际上,这30多块钱,只要多来三四个用餐者,就足够捞回本了。

兜售体验——“面子比天大,一定要给足”

在表弟看来,虽然经营的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店,但是走进饭店的每一个顾客都是上帝。“我不仅要给他们便宜可口的饭菜、免费的食品,更重要的是要给他们足够的面子。”

表弟是怎么给面子的呢?除了热情嘴甜、眼疾手快之外,表弟还有两大法宝。

一种情况是,在过了饭点,进店人员稀稀拉拉的时候发烟。表弟的大口袋里通常会装3种烟,5块钱左右的白沙、10块钱左右的红双喜、以及15块钱左右的利群。表弟说,他已经练成了只要瞄一眼,就能够判断该给眼前的人哪个档次的烟,而且动作极为自然。

“为什么平常不发?”

“平常饭点那么多人,都发烟我哪受得了?”

另外一种情况是,每当有熟人请客吃饭时,表弟都会要么送上两瓶啤酒,要么送一碟凉菜或者一份炒菜。花的钱不多,但是却给了做东的顾客足够的面子。这些请客者以后每每请客,表弟的店都成为了重要的选择。

快速响应——数字化管理客户

为了增加营业收入,表弟的店从一开始就有外卖送餐服务,只要点够30元,在方圆2公里都可以免费送餐。

小地方订餐的人虽然不算多,但是频率却比较高。为了提升送餐的速度,表弟按照顾客消费的频次和金额,把顾客按照1—N的方式进行了编号,每一个编号对应着这个顾客的姓名、电话和常用的送餐地址;与此同时菜品也进行了1—25的编号,米饭则默认一个菜一碗饭(这堪称最简单的客户关系管理啊,钛媒体注)。

“把一切编号化、数字化,不仅可以减少沟通中的差错,而且还能够提升送餐的效率。”表弟解释说。

让我惊讶的是,微信取代了电话成为了表弟店里叫餐的主要工具。顾客只要在群里说,“16号,订餐3、9。”表弟和店里的员工就知道是要送给谁,送到哪里去,以及要的是3号菜——西红柿鸡蛋和9号菜——木须肉。

我问,“为什么一定要把这些陌生的人加在一个组里?”表弟告诉我说,“吃饭会跟风,一个人点了,就会好多人都跟着点。”恍然间,我想起了“激发需求”这个词,也似乎看到了开发商雇佣民工排队买房的场景。

增值服务——“既是做生意,更是做人情”

表弟的餐馆旁边有两个不小的小区和一个幼儿园。幼儿园一般下午4点就放学了,但是小县城的人一般要5点才小班。这中间一个多小时的断档,成为不少家长的烦恼。

为此,表弟特意在饭店二层自己住地的客厅辟出一块地方来,布置得像“翻斗乐”似的,可以让那些小朋友在里面玩闹,但是又不会摔伤。只要时不时去楼上看一眼就行。

表弟的热情,受到了许多家长的欢迎。如今不少周边的居民,有事时经常会把小孩搁在表弟的店里一小时两小时的。

“这些小孩都白看么,收不收费?”

“不收费,都是举手之劳。而且很多家长来接孩子的时候就顺便把晚饭也吃了,或者直接打包。有的即使不想在外吃饭,但是时间久了,都会多多少少消费一点。”

表弟透露说,像姜堰这种小地方,像他那样的小店,经营好的一般一年能赚四五十万,少数的能达到七八十万,不过像他那样子能超过100万的,可以称得上凤毛麟角了。本来在此次交流之前,我是想跟表弟沟通一下,看看能不能通过网络怎么帮他宣传一下小店,想不到却给表弟活生生上了一课。

如今,土妖终于发现,其实我们一直谈论的互联网思维,有可能就在我们身边。以后,再在路上遇到穿着像屌丝一样的洗剪吹、农民工时,不要再一脸的不懈了。也许我们口口声声说的互联网思维,人家已经付诸实践,并产生了丰硕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