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高中生放学后对母亲拳脚相加 父躲厨房报警

2014年03月26日 06:07

来源:都市快报 作者:林琳 


2381人参与 607评论

原标题:为让在外地读高中的儿子过得舒服些


妈妈每晚帮人家洗窗帘洗到凌晨两三点可儿子一回家就对爸妈拳脚相加


爸爸躲厨房报了警


见习记者林琳 通讯员刘晶晶


昨天上午,一个斜刘海、戴蓝色塑料框眼镜的男孩坐在东新派出所的调解室里,慢吞吞地写着一份“检讨书”,眼泪顺着他的脸颊落到纸上。


男孩姓周,3月24日晚11点多,他因殴打爸妈被民警带回派出所。


小周15岁,身高176厘米,脸圆嘟嘟的,穿一件蓝色外套,迷彩休闲裤,脚上是双崭新的耐克运动鞋。


我跟他讲话,他先是趴在桌上默不作声,后来才慢慢开了口:“我爸妈太会烦了,天天骂我,起床晚了要骂,不想睡觉也要骂。”他语速很慢,手指在纸上画着圈圈。


看着眼前这个稚气未脱的少年,实在难以想象他会对爸妈动手。


小周的情绪还不太稳定,从他断断续续的叙述中,可以拼凑出这样一个家庭:爸妈都退休在家,平时对他管教比较严厉;有个年长10岁的哥哥,两人几乎不怎么说话。


“他们都有病,神经病!”这句话,小周反复说了两三遍。看得出来,他很不开心。


小周一家是杭州本地人,他因为学习成绩不理想,初中毕业后,被爸妈送到外地一所寄宿制学校念高一。


他说,因为自己是外乡人,同宿舍的男生常常欺负他,有时让他洗衣服、洗袜子,有时让他一个人搞卫生。小周和同学打过几次架,每次老师叫来家长,不管谁对谁错,“我妈妈都要批评教育我!”


小周觉得,学校的生活一点意思都没有。2月25日,他跟老师请了病假,从学校溜回杭州。


此后这段日子,他很少出门,闲着没事就在家看电视、玩手机。周妈妈见他这么消沉,总是忍不住念叨几句。在小周听来,这些话很刺耳:“反正我干什么都是错。”


昨天下午1点多钟,小周的爸妈来了。周妈妈穿土黄色毛衣,条纹休闲裤,脚上是一双半旧的蓝色球鞋。她头发凌乱,眼睛浮肿,从随身拎的环保袋里拿出一个饭盒,小心翼翼地推到儿子面前:“我做了你最爱吃的大排和蛋炒饭,赶紧吃一点。”


小周别着头,淡淡地回了一句:“不饿。”


周妈妈的眼泪“刷”地下来了。


她跑到隔壁调解室,掏出纸巾捂住脸,“他成绩不好,我们凑钱送他到外地去读书,没想到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周妈妈说,儿子上了寄宿制高中后,一个月回来一次,非但成绩没有提升,脾气也变得越来越暴躁,动不动就对家人拳脚相加。“他哥哥也是个很内向、很老实的人,所以他发起火来,我们都忍着,不跟他吵。”只有他爸爸在的时候,父子俩各不相让,容易打起架来。


周妈妈的左手手臂上有四五道一指长的血痕,右手手腕处有一大块淤青。她撩起刘海,额前还有黏稠的血迹,触目惊心。


“为了看电视这点事,他都不知道打了我多少回。”周妈妈说,前天晚上,小周看电视看到11点,催他去睡觉,他却拿起茶几上的眼镜盒砸了过来。“我没敢还手,只好打电话给他爸爸。”


周爸爸回来后,见小周还在看电视,气不打一处来,冲上去就要打他。小周伸手去挡,食指戳中了爸爸的右眼。


爸爸跑进厨房,小周又从工具箱里拿出一把锯子、一把榔头,跟着追了过去。“他脾气很大,喊着要把我们都弄死。”周妈妈哭着挡在厨房门口,这时,周的哥哥又拿着铁质晾衣杆要来打小周……一番混战后,周妈妈头上破了两道三四厘米长的口子,腰上挨了几脚,双手满是伤痕。


周爸爸在厨房里报了警。



“我今年52岁了,他爸爸也60岁了,哪里还管得住他。”周妈妈不停地抹眼泪。他们夫妻两人都已退休,经济条件并不宽裕,但儿子想要的,总是尽量满足他。“我每天晚上去给别人洗窗帘,洗到凌晨两三点钟,赚几十块钱,不就是想让他过得舒服一点么。”


不过,周妈妈也说,夫妻俩和儿子已经很久没有好好坐在一起谈心了。“有时想跟他聊聊,话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由于沟通不畅,他们和儿子的隔阂越来越深,“他简直把我们当敌人一样。”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青春期的孩子更需要关怀和理解”。经民警劝解,昨天下午4点半,小周跟着爸妈回家了。周妈妈说,自己会尝试跟孩子慢慢沟通,倾听他的想法。